娇小呦6—8XXXXX,美国6一12呦女精品,娇小6一12XXXX小珍

服務熱線:010-68538398您好!歡迎來到合璧興

合璧興,陶瓷藝術館
景德鎮陶瓷,龍泉青瓷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合璧興新聞
搜索:

毛正聰:溫潤如玉青瓷夢

發表時間:2013-10-28 17:44:04 來源:中國寧波網
摘要: 龍泉的“正聰青瓷研究所”,是以中國工藝美術大師、中國陶瓷大師毛正聰的名字命名的,它坐落于龍泉青瓷寶劍園區內,兩層樓建筑,里面有毛大師作品的展示廳、工作室,也有拉坯、修坯、上釉、燒制車間。在距一樓門口不遠處,有一臺高大的液化氣窯爐,毛大師的很多藝術精品就是在這個爐子里燒制出來的。
        龍泉的“正聰青瓷研究所”,是以中國工藝美術大師、中國陶瓷大師毛正聰的名字命名的,它坐落于龍泉青瓷寶劍園區內,兩層樓建筑,里面有毛大師作品的展示廳、工作室,也有拉坯、修坯、上釉、燒制車間。在距一樓門口不遠處,有一臺高大的液化氣窯爐,毛大師的很多藝術精品就是在這個爐子里燒制出來的。
 
71264285td4535c89488b&690.jpg
毛正聰在制作
 
 
 
 
71264285td4535ca07080&690.jpg
毛正聰作品-玉壺春瓶
 
 
 
 
71264285td4535cd5846d&690.jpg
毛正聰大師(右)與兒子毛偉杰
 
  在二樓的一處角落,有個修毛坯的地方。毛正聰坐在小凳上,一絲不茍地修坯,輪盤飛轉,一條條泥屑隨著刮刀的用力程度,打著卷地落在臺面上。不時地,他根據造型需要,換換手上的刀具。他修的是一只尊。約莫一袋煙工夫,那只尊開始有型了:渾圓飽滿,彰顯富態?梢韵胂,用不了多久,一件藝術品即將誕生。
 
  也許,會因流釉或粘窯而被摔碎。
 
  毛正聰與龍泉青瓷打了一輩子交道,如今已經72歲,他燒制的瓷器被陳列在中南海紫光閣內,擺放已達23年;他的作品玉壺春瓶被胡錦濤總書記作為國禮,贈與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和俄羅斯總統梅德韋杰夫;有1600余件經他親手制作的瓷器,被三任總理作為國禮,贈與國際友人。研究所雖屬私立,可燒制出的龍泉青瓷卻是重量級的,堪比“官窯”,其成功的背后,必有秘訣。
 
71264285td4535cdf4d9a&690.jpg
71264285td4535cdf4d9a&690.jpg
毛正聰作品-紫光盤
 
  毛正聰所趕上的時代,是龍泉青瓷衰敗后的無奈期。他內心卻有個夢:通過他們這一代人的努力,使其涅槃重生
 
        中國是瓷器的發源地,以瓷器聞名于世。在傳統文化中,瓷器占據著重要的地位。從陶器到原始瓷,到越窯青瓷,再到龍泉青瓷,每次變革,古代先民們的心靈都經歷著不小的沖擊,漸漸地,新的取代舊的,精致、細密、釉色艷麗的取代原始古樸的,從生產到藝術,緩慢地被大眾所接受。有個很特殊的現象,這一人類最實用而雅致的器物,很多出現在曹娥江、甌江、錢塘江流域,也就是山水優美,有瓷土、釉色資源和水路運輸條件的浙江地區。
 
  龍泉青瓷肇始于西晉,開窯于唐、五代,發展于北宋,興盛于南宋和元代,衰落于晚明和清,至民國僅剩不絕如縷之一脈。在千余年的燒制過程中,龍泉窯形成了著名的龍泉窯系,主要有哥窯和弟窯為代表的窯址,產品有哥窯的開片瓷、弟窯的梅子青和粉青瓷。龍泉窯是繼越窯青瓷之后興起的窯口,哥窯被列為宋代五大名窯之一,鼎盛時期,境內有窯址366處。青瓷中的粉青、梅子青成為外銷量最大的瓷器,擴大了中國同海外的交往,運瓷的海道被稱為“海上絲綢之路”。但是隨著明代后期的禁海,大量燒制的龍泉青瓷開始滯銷,加上景德鎮等地窯口的崛起,龍泉青瓷開始走向衰微。
 
  毛正聰的家鄉上垟鎮,是古代龍泉瓷窯林立的地方。毛正聰9歲那年,做土郎中的父親因白喉病過世,扔下四個年幼的孩子,家庭的擔子全靠母親來維持。小正聰因怕水蛇,不敢到田里勞動,而喜歡做青瓷。他把想法告訴了母親,生活的重擔壓得她喘不過氣來,多一個人下地勞動就多一個幫手,母親沒有同意。正聰卻偷偷地到瓷廠學制坯,小伙伴們砍柴時,幫他多帶一捆,回家算交差。四個月下來,他掙到八元兩角的工錢,當他把辛苦錢交給母親時,她流下了淚水。從此,他可以名正言順地到瓷廠做工了,那一年他15歲,拉坯、修坯成了他職業的開端。
 
  那時的龍泉多以手工生產藍邊白瓷碗、杯盤等生活用具為主,歷史上赫赫有名的龍泉青瓷已基本無人燒制,技術工藝也已近絕跡。
 
  1957年周恩來總理發出“盡快恢復龍泉窯生產”的指示,國家輕工部出面,成立了“龍泉窯青瓷恢復委員會”,由國家科學院、輕工部硅酸鹽研究所、故宮博物院、浙江省輕工廳和全國十多所大專院校的20多位專家和瓷器生產者參加,對龍泉青瓷進行長達半年的考察挖掘,從民間找到老瓷工,整理和挖掘他們僅存的一些技藝,再加上國營瓷廠的技術力量,對青瓷進行恢復燒制,目的是兩年后國慶用瓷之需。
 
  此時的毛正聰拉坯學了兩年,做瓷的基礎已經具備,又趕上公私合營,瓷廠改組為地方國營龍泉瓷廠,他也成為一名正式職工。那一年,廠里組織人員到景德鎮瓷廠培訓,毛正聰和13名年輕的技術骨干,通過四個月的培訓,大開眼界,學到了新的燒制技術;氐烬埲痪,他被任命為分管生產質量的車間副主任。
 
  對技術的專研,有一件事足以說明他的認真程度。1960年,杭州舉行萬人大會,其間組織到浙江日報印刷廠參觀。從鄉下進城的毛正聰,對眼前的機械化裁紙、印刷設備簡直驚呆了,他聽完介紹,又站在印刷機前觀望了許久,機械化的效率讓他聯想到制瓷業:“要是修坯也用上機械化,那該提高多大的效率啊”。他邊看邊琢磨,全然不顧身邊人的離去,等反應過來,眾人不知去向。由于是第一次到杭州,所住的賓館也不知在哪里。經過多方打聽,又租了輛車才摸到賓館。
 
  那次參觀后,他又琢磨兩個多月,最后拿出個技改方案,向領導提出:“把手工修碗底,改為機械修”。那時瓷廠的領導文化素質低,對新事物的認識還有限,聽說要革新,打心里難以接受:“你講的有道理,但這需要很長時間,多數人反對。”領導那里碰了釘子,可毛正聰并沒有放棄,軟磨硬泡地要求,最后領導態度有所松動,但提出個苛刻條件:“工作時間不能干,完全利用業余時間。”
 
  他和一位搞機械的同志一道,先從簡單的木制設備入手,木改鐵,減少震,提高精密度。試驗搞了一年,效果還是不明顯。支持他們的領導也看在眼里,見沒什么進展,勸他們說:“搞不下去就算了,別浪費時間了。”可毛正聰覺得還是沒有找到關鍵點,再次改進,從刀片上突破,將刀片從普通鋼改為鎢鋼,機器的轉速也從過去的每分鐘1400轉,提高到2800轉,終于解決了卡殼、不穩定等技術難題。這項看似簡單的修碗底革新,前后摸索五年,失敗300多次終獲成功。過去使用老設備時,每人每天修碗底900只,現在可修6000只,提高六倍。
 
  看似小小的一次改進,在制瓷業也算是不小的一次革命,他們研制的“半自動修坯機”在杭州舉辦的省“雙革”展覽會上連展四個月,最后向全國推廣,毛正聰也因此獲得“浙江省創造發明獎”。
 
 
71264285t7ba1efaaaf9d&690.jpg
毛正聰作品-斗笠碗
 
  龍泉青瓷的美妙在于釉色,粉青豐潤肥厚,似玉非玉;梅子青透明沉穩,如同翡翠。毛正聰所追求的正是古瓷的感覺
 
        國營龍泉瓷廠下設五個分廠,生產的品種技術含量不高,大路貨居多。瓷廠也組織了老藝人李懷德、李懷川、張高岳等師傅控制技術,但在舊的觀念支配下,他們的手藝一般不外傳,認為“教會了你們,我就沒飯吃了”。毛正聰私下里和他們接觸交流,他感覺張高岳師傅的釉色配方很好,但秘方也沒有得到。倒是他從浙江美院高建新老師處學習青瓷人物造型雕塑,有了很大長進,作品《李白賞月》、《天女散花》等出口海外,但后來忙于生產,將這些偏重藝術的絕活便放下了。
 
  在毛正聰擔任瓷廠餐具車間主任期間,他們瞄準國外市場,在龍泉青瓷的老傳統上做文章,研究燒制45頭金魚餐具。沒有壓力注漿設備,他組織人在原有設備上做文章,用高位壓力自然流量沖壓注漿成型,壓出的產品成型密度均符合要求,產品全部出口。
 
  性格內向的毛正聰平時言語不多,喜歡琢磨。對龍泉青瓷的釉色,他有自己的理解,認為盡管探索多年,在燒制方法上有了些突破,但還是沒有達到古人的效果。他腦海中始終不忘故宮博物院專家王麗英對他說過的話:“龍泉青瓷最經典的精髓是釉色,最高的境界是似玉非玉,你可以在這方面探索。”
 
  生活用瓷生產多年,五味雜陳,他體會了不少,知道其中的甘苦。1985年,企業改制,他卸去直屬廠廠長的職務,調任書記,一下子擔子減輕了許多。他決定走藝術瓷的道路,將自己多年的積累,通過藝術的形式發揮出來。新的任命書公布沒幾天,他便建起自己的工作室,上報了第一個課題《哥窯象形開片系列掛盤研究》。
 
  利用在北京辦展覽的機會,毛正聰拜訪了美術家韓美林。正好韓美林也一直想到龍泉去感受龍泉青瓷的厚重,兩人談得投機,相約次年龍泉相見。第二年,韓美林來到毛正聰剛剛創辦不久的青瓷研究工作室,一住便是四五天時間。兩人探討瓷藝,一同燒制瓷器,思想擦出不少火花。毛正聰決心燒出完美釉色和有高水平的青瓷藝術品,韓美林鼓勵說:“是條漢子就要做出漢子該做的事,不能半途而廢。”并給他題詞:“吞吐大荒”,希望毛正聰能突破青瓷的最高技藝。
 
  要在龍泉青瓷的釉色上有所突破,談何容易。他的全部時間和精力都投入到青瓷上來,從胎土、成型、配釉、燒制,他走的是一條前途未卜的路。對于釉色,他堅持原礦多元配制,注重鐵和碳高溫還原的把握,追求腦海中深深扎根的“似玉非玉”、“如同翡翠”的高度。制作陷入困境時,他找來龍泉青瓷的書籍學習,找來古瓷片分析對比,找出它們的共同點和不同處。他還數次跑到龍泉大窯古窯址,現場尋覓那遙遠的遺存……
 
  多少個日夜他守候在窯爐前,期盼著將要出爐的一窯瓷能像想象中那么完美,但一開爐,又讓他失望。燒壞了砸碎,砸碎了再燒新的,如同一座蓄積能量的火山,探索的熱情始終沖擊著那個能使其噴發出來的山口。
 
  一年后,“山口”終于被他突破,他的《61厘米哥窯迎賓盤》晶瑩剔透,這分明不就是“似玉非玉”的效果嗎。拿到全國陶瓷評比中,獲得一等獎,藝術類總分第一名;70厘米牛紋哥窯盤被故宮博物院收藏。
 
  龍泉青瓷的輝煌是在宋元時期,在經歷漫長的衰微后,那神秘的釉色配方在毛正聰手上有了新突破。
 
  1994年,一個偶然的機會,他聽說中國美院的一位蔡老師在新加坡開辦個亞洲藝術畫廊,便主動聯系,希望將青瓷走出國門展覽宣傳。他又與中國美院陶藝系的師生合作,共制作170多件作品,在新加坡展出。他還利用講座的方式介紹龍泉青瓷,聽者絡繹不絕。展覽中毛正聰注意到,一位新加坡老人每天來看兩次,每次神情都非常專注。他主動上前搭話。老人說:“你們這個展覽太好了,青瓷太美了,我是個老船工,沒有錢,買不起,只能看。”聽了他的話,毛正聰也深受感動,主動送他一件青瓷小品,老人如獲至寶,感動得流下了熱淚。
 
  為讓當今的青瓷重新走向世界,毛正聰帶兒子毛偉杰還分別在日本和我國臺灣舉辦過龍泉青瓷展,讓那里的人們看到幾百年后新龍泉青瓷的風貌。
 
 
 
 
 
71264285td4535cb7ff24&690.jpg
 
毛正聰作品-爐
 
  作品陳列中南海紫光閣,成為國禮,專家稱“你燒制出了國寶,為國家作出了貢獻”
 
 
        1986年夏,也就在毛正聰創辦工作室不久,他接到一個特殊的通知:參觀中南海紫光閣!
 
  自己是做瓷器的,緣何讓他參觀中南海?況且那又不是一般人能去的場所。原來中南海紫光閣中擺放的一套古代景德鎮產的粉彩瓷,要替換成當代瓷器,國務院辦公廳確定選用龍泉青瓷。邀請他參觀,是因為他所燒制的龍泉青瓷達到了一定的水準,是讓他熟悉紫光閣的古建筑風格和里面的陳設。
 
  紫光閣內有條六米長的紅木條案,上面需要擺放三件瓷器:一對瓶和中間一個大盤。瓷器的樣式,國務院行政司領導向毛正聰提出三點要求:一要傳統工藝;二要器型具有中華民族氣魄;三要和中南海古建筑相協調。樣式由清華美術學院的張守智教授和韓美林設計。
 
  參觀完紫光閣,帶著無比的興奮和壓力,毛正聰回到了龍泉,等待圖紙。那時的通訊和交通還不發達,僅麗水到杭州就需要10個小時車程。他要等圖紙繪制出來才能燒制,一個月過去了,沒消息;兩個月過去了,也沒音信;半年過去了,還是沒等來。
 
  毛正聰有些坐不住了,他想:這是宣傳龍泉青瓷的絕好機會,不能白白地錯過,不能再等了。他決定自己動手設計。對造型設計,自己過去接觸很少。他查閱大量的古代青銅器、玉器資料,那三件瓷器的造型在腦海中不斷呈現,想半天又推翻,再呈現,再否決。一遍遍地畫,前后畫了八個月,終于在古代青銅器中找到了靈感,設計一對貫耳瓶,取名“紫光瓶”,外加一個大型的“紫光盤”。
 
  圖紙設計出來后,燒制成了問題。那時還沒有用液化氣窯,還用傳統的燒煤“倒焰窯”。由于器型碩大,光半成品就78厘米直徑,需用一米大的匣缽,如此規格,過去從未用過。好不容易做出匣缽,沒等使用便坍塌了,耐火材料的配比不對。匣缽的硬度,困擾他們達四個月之久。
 
  一晃到了年底,距離他接受任務快二年了。
 
  一天上午,當最后一只紫光瓶剛剛燒制出窯,還來不及喘口氣,下午國務院藝術顧問楊亞仁、周忠芳就到了龍泉。他們飯也顧不上吃,便趕到距龍泉37公里的龍泉瓷廠查看作品。見到實物,兩位專家眼睛一亮,興奮得馬上叫好:“太好了,太好了,你們做出一個國寶,為國家作出了貢獻。”專家當場打電話給國務院領導匯報,對方要求馬上送北京。
 
  時值年底,龍泉下起了大雪,通往外界的道路被封。一方面北京方面在催促,另一方面,龍泉的路被大雪封蓋,急得毛正聰年也沒過好。熬到正月初五,他聽廣播里說路通車了,便開著“解放”卡車上了路。兩天一夜的路程,在謹小慎微中度過,當“解放”開到北京通縣時,被攔下來:不準進城!他們打電話過去,國務院的車來引導著他們直開中南海。
 
  紫光閣的工作人員要求他們親手搬進瓷器,親自擺放到位。三件非同尋常的瓷器,代表了龍泉古代哥窯和弟窯的風格,放在巨型紅木條案上,頓時顯現出沉穩大氣、古樸厚重的奪人光彩。晚上,他們被安排在國務院二招休息,當新聞聯播開始時,看到總理會見外賓,身后露出他們親手燒制的紫光瓶和紫光盤時,幾個人興奮得叫了起來,一路的勞累頓時飛到九霄云外去了。
 
  采訪時,毛正聰告訴我:“前年還被邀請到紫光閣看了看那套瓷器,從1989年2月,到現在,已經擺放23年了,歷經三任總理,一直沒換過。”
 
  2002年,毛正聰正在上海出席龍泉青瓷寶劍展覽,開幕式還在舉行,國務院的電話打過來,讓他“馬上去北京”。中南海紫光閣的右側條案上有個多寶閣,過去擺放的瓷器為古董,要換成當代的龍泉青瓷。
 
  他再次接受任務,趕回龍泉便投入了制作。到年底,他和女兒帶著12件瓷器趕到北京,當場驗收,全部符合要求。
 
  紫光盤是毛正聰拿手的絕活,盤中刻有朱砂胎古建圖案,象征中南海紫光閣,呈托梅子青釉色,體現了國瓷龍泉青瓷的原貌特點,被國務院選為禮品,成為李鵬、朱镕基、溫家寶三任總理的禮品用瓷,前后定制1600多件。他制作的玉壺春瓶被外交部選為胡錦濤總書記的國禮,送與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和俄羅斯總統梅德韋杰夫。
 
  有一次故宮博物院需要仿制藏品“南宋青瓷穿帶瓶”,找到毛正聰。他經過認真觀摩,材料對比,最終燒制出了仿南宋青瓷穿帶瓶。故宮副院長楊新看到后感慨說:“真假難以分清。”
 
  能具備如此燒制青瓷的妙手,沒有研究為前提,無論如何也達不到如此高度。按照傳統的說法,龍泉的官窯和哥窯是兩個窯系,而毛正聰經過研究后認為,兩者應該是不分的,是一家。他認為杭州鳳凰山窯址發現的瓷片和龍泉溪口窯是一致的,被認為南宋官窯的窯址距離皇宮那么近,燒窯會產生大量的煙霧,會嚴重影響宮廷生活,所以那個窯址是供外賓參觀,觀賞性的。
 
  瓷器被譽為泥土和火焰的藝術,而龍泉青瓷的光芒在衰微了幾百年后,在毛正聰這一代人的手上得以重現,且在放大著,這不能不說是這個時代的貢獻。
 
  攻破了青瓷千年的翠色之釉,燒制出似玉非玉的青瓷,讓龍泉青瓷名聲遠揚。他也從一名小窯工,蛻變為制瓷大師、非遺傳承人,其探索的背后,辛勞自是很少被外界所知的。如今,毛正聰的兒子毛偉杰也在從事龍泉青瓷的制作,已經成長為浙江省工藝美術大師、高級工藝美術師。女兒毛一珍、女婿蔣曉紅也是中國陶瓷設計藝術大師和高級工藝美術師。他們均在“正聰青瓷研究所”制瓷,作品在各種展覽中紛紛獲獎,一個傳承的團隊已顯示出足夠的實力。
 
  很多人對“官窯”情有獨鐘,但今天的“正聰青瓷研究所”雖非“官窯”,卻不斷地燒制出“國禮”,瓷中重器,讓龍泉青瓷這一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,通過“國禮”的方式,叩響世界的大門。
(責任編輯:Yang

我要評論

驗證碼: 匿名發表

注:網友評論只供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代表本網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證實其描述

已有位對此新聞感興趣的網友發表了看法

Copyright (C) hebixingchina.com. 北京合璧興工藝品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

電子郵件: hebixing1020@163.com 電話:86-10-68538398 18810367069 地址:北京西城區三里河一區5號院8號樓底商二層

京ICP備12027202號-1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157號

回到頂部
娇小呦6—8XXXXX,美国6一12呦女精品,娇小6一12XXXX小珍